DH AL VO 亚金生产商,偶尔不务正业。文艺抠脚汉,专注雷梗和玻璃渣。

【fgo/旧剑兰】dancing with water

#强行接入狂兰脑回路失败产物,为了实验性完全放弃了可读性的一篇文【掩面

#大概是旧剑alterX剑/狂兰

#灵感来自好基友边边给我分享的一张旧剑监禁狂兰,但是本来一个开车的脑洞被我写成这样了orz


“兰斯洛特,湖上骑士,你可会永远忠于我。”

“我永远忠于您,我的王,直到生命尽头。”


是水。

水,凉的,没过膝盖,脚底踩着石头,滑腻腻,还有泥,有东西缠在脚踝上,可能是水草,边缘锋利。也有可能是光,光芒边缘锋利。

水里面的男人看着他,苍白,锋利,锁骨突出。长到肩膀的头发,脖颈和手腕上伤痕累累,肿胀,灼热。

他是谁?

或者,他是什么?

血。

血滴到水面上,湖水绽开,水里面...

蝼蚁

#写的不好,不写难受


小蚂蚁今天高兴得很。

她早上喝了花园里新鲜的露水,那露珠凉凉的,颤颤巍巍,也很大,但是甜得很。她喝露水的时候沾湿了自己的脚,走起路来沉沉的,她在路边擦了很久,才擦干净了。

她站在叶片上和蜜蜂聊了会天,蜜蜂拍着翅膀,嗡嗡嗡嗡。蜜蜂向来很忙,今天好不容易有了空,她们聊了花园里的又有什么新的花开了,又搬来了一位新的金龟子,又有哪家的毛毛虫,成了蛹,就要变成蝴蝶了。小蚂蚁也想变成蝴蝶,可她又想了想,做蚂蚁也挺好的,就又忘了这件事。

蜜蜂要回蜂巢了,小蚂蚁回了家,她的同伴们都在忙了,“哎呀小蚂蚁,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呀。”她们给小蚂蚁打招呼,小蚂蚁扭了扭小腰,“我出去了嘛。...

【沙海|簇邪】镜花(下)

#说来就来的下篇,上篇在这里

#依旧是一些奇怪的东西

#大概应该也许可能是甜的

#今天的愿望依旧是老福特不逼我补档


我叫黎簇,他叫吴邪,我是个大学生,他是个卖古董的。

我每天忙的要死,他每天无所事事。

我成天打架斗殴下地摸金,他每天抽烟喝茶吃饭打牌。

我说这也太不公平了,一边摸摸脸,向地上狠啐一口。他喝口茶不动声色地笑,把我拉过来,恶狠狠咬我嘴唇。

有的时候我去下地,他有的时候不跟着。他年龄大了,真的下去的时候很少,况且他也很少让我涉险。手里的够吃就好,不用贪心太多。只是在酒席上想起年轻的脸,一瞬间失了神,胖子便笑他。于是他有的时候也跟着,到底这种事,谁也说不准,只好每一面...

【沙海|簇邪】水月(上)

#搞点奇怪的东西,不知道有没有人能get我的梗

#大概应该也许是甜的吧

#下篇搞出来了在这里,快夸我很厉害!

#祈愿鲁夫特不要让我补档


我叫吴邪,他叫黎簇。我是个卖古董的,他是个大学生。

我每天忙得要命,他每天无所事事。

我忙着进货出货记账走钱,他成天翘课睡觉吃鸡打球。

有的时候他有课,我就早上出门的时候把他捎到学校,他下课的时候我去接他,有的时候碰上他在打球。我坐在球场边看,有的时候和他们打一会,有的时候不打。他同学问我是他什么人,我说我是他三叔。然后我们一起回家,有时路过家附近的菜场我把他放下,把写好的单子给他,他去买菜,我去停车。

有时他买菜的时候会顺便买点其他的东西...

【沙海\簇邪】执念

#依旧是个并不香的PWP。完全不香,不骗你们。

#本来感觉上一篇把簇邪都搞完了,结果大晚上的又有了脑洞。女人啊……【烟

#来自三叔写的《盲冢》。大概是沙海故事结束很久以后,胖子、小哥和天真要去倒个斗,但是走之前要个什么药,药来自鸭梨的盘口。于是天真想弄到药,但是鸭梨找上了门,并表示如果不带他参加爸爸去哪儿就不给药,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,因为三叔好像弃坑了。

#所以虽然是三叔的故事但是脑内全是剧脸,秦昊就是我写作的动力。

#总之是个小哥已经回来了,鸭梨也长大了而且跟天真翻了脸。于是这是个婚内出轨的故事。

#链接在这里,希望这次不要再让我补档了。


【沙海/簇邪】沙暴

#这不是pwp但是也差不多了

#不要问我最近一直沉迷搞暗喻河蟹文为啥会产出这个,一切都是秦昊的错!都是这个男人!

#写的很差,慎点,总之很烂就对了

#我好讨厌三叔以及他的大雷剧们所以我感觉非常羞耻,但是秦昊实在太好吃了我无法控制自己【暴风哭泣

#总之就是这样的,依旧是个寡妇门前是非多的故事

#再试一次,链接在评论

#好像补档有人可以看到有人看不到,因此搞了个小网站,不知道国内能不能看,链接在这里

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鲁夫特发什么都会被屏蔽啊
求求你们教我一个方法吧啊啊啊啊
我明明没有写这本过分的东西啊
时差党手足无措中到底什么可以用啊
暴风哭泣

大悲美巡repo

终于赶着美巡去看了大悲。票是一早就定好了的,在得梅因的civic center。去了之后场地不小,开始听人说这个场不如我们学校的小剧场大,去了之后发现只有一层,但是横向很长,导致我坐在靠边位置就完全看不见一边舞台,所以还是有点坑。

卡司就是美巡的卡司,JVJ是Nick Cartell,此君的声音感觉比起我之前听起的所有JVJ都要亮,本人也看起来相当年轻,因此中音总感觉少了点JVJ的沧桑感。who am I 感觉唱的也并不是很动人,但是bring him home唱的实在太好了,比起我听过的几个版本的bring him home感觉都不一样,情感充沛细腻,而且满腔柔情,高音几乎完美无缺,气息超...

仓鼠

哎呀你真是比以前漂亮了好多。眼睛也亮了,颊囊也小了,瞧这身子,真软。

不过你的毛怎么还是灰的呀。

什么?你没听说?

哎呀现在哪里还有灰的呀,我听三十里屯的仓鼠说,在那边灰仓鼠都快和老鼠一样了。

我哪里认识什么三十里屯的仓鼠,都是从canstagram上关注的。你竟然都没关注?我的天,来来来我把这几个仓主推荐给你。

哎对了,这个仓主推荐的这个毛皮润滑剂特别好用。我听好几只仓鼠说了,评价超高的,还获了cansume大赏的第一名呢。卖得太火了,现在代购都要断货了、

贵没办法的嘛,谁叫它是贵鼠级别的产品,不过真的是有效,关键是用了之后,掉毛少了,对于染过的毛也有修复作用。

唉你听说了吗,...

皇帝

皇帝很年轻

皇帝一上台,就干了很多好事,杀掉了老皇帝留下的一批吃白饭的大臣,减轻了百姓们的赋税,百姓们说,好久没遇到这么好的皇帝了,愿皇帝龙体康健。

皇帝于是就龙体康健了。


龙体康健的皇帝干了很多好事,他发兵征讨了邻国,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们国家了。老百姓们走到哪里,都扬眉吐气。百姓们说,好久没遇到这么好的皇帝了,皇帝长生不老!

皇帝于是就长生不老了。


长生不老的皇帝干了很多好事,他提拔了一群有才能的大臣,努力发展了经济,百姓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。百姓们都说,好久没遇到这么好的皇帝了,皇帝万寿无疆!

皇帝于是就万寿无疆了。


万寿无疆的皇帝干了很多好事,他敦促各地开办学...

© 幺正变换_Draconian | Powered by LOFTER